短链脂肪酸

短链脂肪酸(short chain fatty acid,SCFAs)是含有2-5个碳原子的饱和脂肪族脂肪酸的一个亚组,其中乙酸酯(C2)、丙酸酯(C3)和丁酸酯(C4)含量最丰富。它们是有益的大肠细菌发酵膳食纤维的最终产物。人类没有能够降解大量膳食纤维的酶,这些不易消化的膳食纤维在未经消化的情况下通过上消化道,进入盲肠和大肠被厌氧盲肠和结肠微生物群发酵。膳食纤维的发酵会产生大量的代谢物,包括短链脂肪酸(SCFAs)。

对于微生物群落而言,短链脂肪酸SCFAs是无用的最终产物,但是在厌氧环境中它们被用来保持肠道氧化还原的平衡。在结肠和粪便中,乙酸酯、丙酸酯和丁酸酯的摩尔比约为60:20:20。根据饮食的不同,近端结肠中短链脂肪酸SCFAs的总浓度为70mM至140mM。在远端结肠中,浓度较低,约为20mM至70mM。盲肠和大肠中产生的95%的短链脂肪酸SCFAs被结肠细胞迅速吸收,剩余的5%被分泌在粪便中。

短链脂肪酸

短链脂肪酸

过去的研究表明短链脂肪酸SCFAs在预防和治疗一系列代谢综合征(如肠道疾病和某些癌症)中起着重要作用。在临床研究中,SCFAs的应用可以增强某些免疫性肠道疾病(如克罗恩氏病、溃疡性结肠炎和与抗生素有关的腹泻)的治疗效果,尽管其机制尚待确定。这表明短链脂肪酸SCFAs能有效地促进哺乳动物的能量代谢。过多的能量摄入和缺乏体育锻炼会导致一系列代谢综合征,如高血压、肥胖、血脂异常和血糖失控。流行病学研究表明,较高的膳食纤维摄入量有益于体重、食物摄入和葡萄糖稳态,并降低了代谢紊乱的风险,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肠易激综合征、炎症性肠病和结肠癌。这与膳食纤维在盲肠和大肠中被肠道细菌发酵产生了有益的短链脂肪酸SCFAs紧密相关。

饮食中膳食纤维的数量和类型对肠道细菌的组成有显著影响,从而对所产生的短链脂肪酸的类型和数量也有影响。通常,不同纤维的体内短链脂肪酸产生速率与不同纤维饮食的肠道短链脂肪酸浓度有关。尽管大多数模型生物的盲肠短链脂肪酸浓度都可获得,但很难获得有关体内生产率的信息。相比之下,几乎不可能测量人肠道中盲肠短链脂肪酸的浓度。因此,大多数时候是通过测量粪便中SCFAs的浓度或通过体外研究来评估盲肠和结肠的代谢。百泰派克生物科技提供灵敏、可靠和准确的短链脂肪酸检测服务,欢迎咨询!

百泰派克可提供以下短链脂肪酸的分析

1. Acetic acid (C2:0)
2. Propionic acid (C3:0)
3. Butyric acid (C4:0)
4. Isobutyric acid (C4:0i)
5. Valeric acid (C5:0)
6. Isovaleric acid (C5:0i)
7. Caproic acid (Hexanoic) (C6:0)

相关服务

靶向脂质组学
非靶向脂质组学
脂肪酸及脂肪酸代谢

How to order?

客服咨询

提交需求

关注公众号

促销活动